《阳间生死判》主角令狐阳寿完结版最新章节_tense小说网

阳间生死判

阳间生死判 连载中

阳间生死判

时间:2021-11-25 01:55:06 分类:灵异 来源:落初 作者:雪寅 主角:令狐阳寿

雪寅新书《阳间生死判》由雪寅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,主角令狐阳寿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位路桥公司的项目经理无意间收到了一封“地府邀请函”。原以为是恶作剧的他,将邀请函随手扔到了垃圾桶,没过多久黑白无常竟前来索命。他被带到阴曹地府,本来因前世作恶的他该入畜生道轮回,在他的恳求下,却被认命为修筑黄泉路工程的项目经理,阴间修路,将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?妖魔鬼怪、魑魅魍魉、孤魂野鬼,生死谁断?且看《阳间生死判》。读者QQ群:783238730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上回说到令狐承业吃了飞仙金丹,正承受打通经脉之苦,三省阳间生死判官闻讯赶来,欲扼杀令狐承业于摇篮之中。

承志一时莽撞陷入险境,却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——铁秋三人已是投靠了妖魔势力。

这也中了包大人的猜测,之所以说是猜测,是因为与他们真正交过手的人恐怕都被他们灭了口,放回去的也只是不明实情,胡乱揣测的糊涂人,如此想来令狐三兄弟今日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,铁秋必定会为了保守秘密,杀他们灭口的。

承志与黎王苗帝激战正酣,渐落下风,看上去用不了几个回合定会败北。

铁秋一人按兵不动,有些悠闲的抬头看了看承业所在的位置,又将目光转到了承毅身上,淡淡一笑道:“看来上面的那个小家伙还得痛苦一阵子,我也不忍心打扰他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咱们来比划比划。”说完缓缓解下身后的斗篷,拖在地上向承毅走了过来。

承毅警惕的盯着铁秋,做好了防御姿势,祭出锁魂铁链横在胸前。铁秋冷笑一声,将黑色的斗篷扔向承毅,斗篷迎风铺开,挡住了承毅的视线。

承毅也不慌乱,见招拆招,软索变棍,挑开了身前的黑色斗篷。

斗篷挑开之际,铁秋已飞身攻来,承毅不敢轻敌,拉回铁索解了铁秋的攻势,二人黑烟、铁索也斗在了一起。

承毅应付着黑烟,心中开始疑惑,“他们明明三人,为何不派出一个去楼上攻击承业,此时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,只要轻飘飘的他一掌,他就会走火入魔,前功尽弃了。”

正在承毅疑惑之时,铁秋操控黑烟有如实物,重重的砸在了承毅的铁索上,两股反作用力将他二人均震退了数米,铁秋也不再攻来站在原地笑道:“杀那雏哪里还用得上我出手。”只见她拿出一个玉瓶子,拔掉瓶口的塞子,道道恶魂从瓶中飞出,直奔令狐承业的所在。

“拘魂瓶!”

“哼,算你识货,我早说了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,我要将你们一网打尽。”原来铁秋不派人上去,是为了留住他和承志。

承毅见承志节节败退,已然马上要落败,若再不走,恐他们三个今晚真的会全军覆没,不再多想,身形爆退,扶摇直上。

铁秋哪容得承毅去救人,凌空踏来拦住了承毅去路,承毅搏命数击,却还是没能拜托铁秋强大的法力纠缠,一时间竟难以走掉,只能眼看那些被铁秋捉住不入轮回的厉鬼、恶鬼冲进了令狐承业的房间。

待百余只鬼窜入了房间,在场所有人包括承志和承毅都以为承业这下完蛋了,飞仙之际被恶鬼缠身,他定会陷于万劫不复之境。

就连铁秋都不再拦截承毅,仰头看着高楼中令狐承业的所在,看着看着不由得皱眉,这百鬼入室,令狐承业怎会没有一点声响?

众人瞩目之际,一道佛家真言“卍”映着金色光芒冲出楼窗,百余只恶鬼发出刺耳的惨叫,消散无踪。

铁秋惊骇之余眉头紧锁,那能使出佛家真言驱鬼之人定非凡品,若在此久留,等令狐承业完成飞仙,再加上那个人,恐怕他们就很难脱身了。念想至此,不甘的看了看牛头马面,对即将得手的黎王苗帝喊道:“今日有高人在场,快撤!”

那两人已经将承志逼到绝境,眼看就要制住他了怎愿放弃?,黎王回过头不情愿的看了看铁秋,手上却还不停的攻击着承志,铁秋蹙眉凝看了一眼令狐承业那边,又将目光放到了承毅身上,冷笑道:“今天算你们运气好,先饶了你们,下次,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!”说完飞身掠起,”还不走?“

黎王、苗帝闻言,又向承志举在头顶的锁链上狠狠的砸了两下,叱骂了一句,才悻悻飞身而起,与虚空而立的铁秋会和后,三人化作金光,远遁而去了。

承毅回身奔至承志身旁,扶住承志关切的问道:“你怎么样?”

“我没事!真想不到他们竟敢叛向妖魔。”承志摸了摸嘴角边的血,拧眉道:“这次都怪我太鲁莽了,咱们还是赶快去看看承业吧。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在这紧要的关头帮了他。”

“好,咱们走。”

二人互相搀扶上了楼,一进门就被令狐大堵在了门口,令狐大双手环胸,冷着脸,看着承志和承毅正颜厉色的道:“你们三个在搞什么鬼?屋子的玻璃怎么打碎了?搞得整个屋里阴风阵阵的。把我吓得都把道狄大师开了光的金碟拿了出来了。”说完从怀中拿出了一只金色碟子,“诶?说来也怪,我带着金碟去那屋,还金光闪闪的,现在怎么不发光了呢?难道是我看花眼了?”令狐大翻弄着手中的金碟,一边查看一边自言自语道。

承志和承毅对视一眼都长出一口气,承毅道:“刚刚我们在——玩球,不小心把球扔了出去,打碎了玻璃,这不我们正出去找球来着。”

“告诉你们多少遍了,不能在屋里面玩球,我说承业累的满身的汗,坐在地上歇着呢,还好家里有备用的玻璃,惹了祸还得你们老爹我为你们擦屁股。”

舒夏穿着睡衣走了出来,听是玩球弄碎了玻璃,也想上来教训这两个淘小子,被令狐大拦了下来,送回了里屋,并给承志和承毅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进屋。二人会意回到屋内,扶起了双手还在不停的颤抖,虚脱躺在地上的令狐承业。

令狐大劝回了老婆,放回了金碟,虔诚的拜了拜,又拿了玻璃、钳子,去孩子那屋换了玻璃,弄好了玻璃,收拾了碎片,又依舒夏之言,训斥了三人几句,得到了三个孩子的再三道歉和保证,才肯转身离开。

送走了令狐大,承毅关上了门,轻声道:“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,还好父亲及时出现,若任由那百鬼缠身,恐怕承业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。”

承志闻言,给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,憨声自责道:“都怪我莽撞。对了,这件事一定要通知包大人,待会儿我灵魂出窍,去地府一趟,现在承业虽然有了半仙的法力,却已不是那铁秋的对手了。”

“你说这话,我真的有些听不明白,难道我吃了这飞仙金丹就能打过他了?我跟你说,收拾她们只想着用武力是不行的,还得靠这儿!”说完,令狐承业费力的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道。

“你说的没错,但你有所不知,铁秋已经不再是我们知道的那个铁秋了,恐怕三十四省的阳间生死判官都已不是我们曾经了解的那些人了。”

“怎么?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“铁秋、黎王和苗帝恐怕已经投靠妖魔一族了?”

“妖魔一族?”

承志道:“六道轮回中,三善道为天道、阿修罗道、人道,入天道者乃为神,入阿修罗道者是为魔,神仙同道,妖魔同类。人死后灵魂出体,地府会派使者,指引灵魂前往鬼门关。而有一些魂魄却自行离开身体,有的为了复仇化作厉鬼、恶鬼害人,有的游荡在人间成了孤魂野鬼。”

令狐承业不耐烦的道:“啊,你啰嗦这么多到底什么意思?我怎么没听懂?”

承毅解释道:“阿牛的意思本来单凭他们半仙的法力,我和阿牛足以收拾了他们,但今天我们交手时他们所使用的却是妖魔之力,单对单我们尚且打了个平手,他们偏偏又控制了那么多鬼魂,此事已经不在我们能力范围内,恐怕包大人现在也兜不住了。”

“哦——,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,这件事包大人应该知道了?”令狐承业用手顶着太阳穴道。

“知道了?”

“怎么会?”牛头马面异口同声问道。

“因为在我投胎之前,包大人告诉过我,他曾经多次派人捉拿这些叛徒,但都无功而返。我想他派出的人应该不逊色你们吧。一个仙却打不过半仙,难道包大人猜不出来吗?你现在跑去告诉他,有什么用?”

承志道:“那就算包大人知道了,可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包大人之所以选我,我想不全是因为我是个正义之士,而是他知道我办事善于用脑子。”

承志和承毅两人,他看他的牛脸,他看他的马面,面面相觑很是不解。

承志问道:“你关说你有脑子,我们笨,人家现在都打到家里来了,你说说吧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令狐承业笑道:“他们如今三个人绑在一起,咱们肯定是没有办法收拾他们,可是若是他们分开了,单独一个铁秋你们俩能不能收拾掉?”

承志瞪着牛眼愣头愣脑的道:“让我们俩对付她一个人,我们肯定打的那臭娘们满地找牙。黎王和苗帝看上去对铁秋唯命是从,我们收拾铁秋,黎王和苗帝难道会坐视不管?”

“目前肯定不行,不过这次我大难不死,就到咱们反击的时候了。只要我一用计,我保证黎王和苗帝不会再拥护铁秋,弄不好还能来个一石二鸟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,到时候我记你们俩头功!”

承志憨憨的道:“嘿嘿,头功不敢要,只要能帮到你,我们就心满意足了。你说吧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令狐承业双眼放光的道:“离间计。”

见二人不解,承业将牛头马面拉到身旁耳语道:“咱们这么办……”

第二天清晨,三人都正常的上学,不同往日的是,令狐承业将令狐大的那个金碟偷偷的放进了书包。

承志和承毅对承业偷金碟的事也非常赞同。昨天的那种险境要不是令狐大拿着金碟误打误撞闯了进来,无意中帮了承业,恐怕现在他们三个现在已经在地府销号了。

这个金碟看来很是厉害,令狐承业拿来防身正好。为了不让令狐大发现,他们还特意到古玩市场淘了个和那金碟样子差不多的便宜货,放到盒子里。

一天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,夜幕降临,明月当空,三人待令狐大和舒夏睡了,从窗户跳出,他们已经商议好,一起前往铁秋的老巢查探一番。

根据U盘情报上的内容:铁秋的老巢是在城边的一处平房区内,她为了掩人耳目,买了这一排的平房,情报显示,铁秋的住所在村中很好辨认——红漆铁门,门上挂着一块“铁宅”的牌匾,院墙高树,外人从路边经过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承毅和承志带着承业御空飞行出了城区,不到五分钟,就飞出五公里,御空飞行的速度可见一斑。依承毅二人所言,这还因为带着令狐承业这个新手减缓了速度,要不然三分钟就能抵达目的地。

落地后,第一次感受飞行的承业,因为兴奋和激动不停的搓着手。发型也从飘逸的分头变成了一个爆炸头。安抚了一下承业,三人辨认了一下方向,借着月光蹑手蹑脚的找到了铁宅。仨人在铁宅对面一家院墙后躲了起来,分上、中、下伸出头去看向铁宅。

承志道:“你们看,铁宅,铁秋的老巢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承毅受不了上面的搓手的承业,压着嗓子问道:“你怎么总搓手?”

“呵,没想到我还是个飞行员的料,飘在天上竟然一点都没害怕,我今天终于体会了做一只小鸟的感觉,自由翱翔,长空万里——”令狐承业自嗨道。

“行了啊,我们都到了,你赶紧办正经事儿,快说接下来该怎么办。”

“接下来,自然是等。”

“等?等什么?”

“等鬼。”承毅还想再问,铁秋老巢大院铁门中,一颗男人的人头从门中伸出,左右看了看,确定无人,才穿过铁门走了出来。

三人见有鬼出来,怕那鬼发现不敢再看,将头缩了回来,用目光询问承业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令狐承业摆了个噤声的动作,三人退到十字路口拐角处,令狐承业轻声道:“大家先收敛仙气,别让他察觉出来,你们两个站到小路上去,等鬼过来了装作没看见,往他的方向走,待有把握的时候,给我一举拿下,千万别让他发出什么声音和警示。”

承志、承毅点头表示明白,两人收敛仙力,麻利的窜到到了路上站在了那里,由于二人身材矮小,又有墙挡着,那鬼也走得缓慢,所以并未发现这边的异动。

站在路上的二人,等了片刻,见那鬼缓缓飘来,他俩算计了一下距离和速度,哼着小曲与那鬼呈九十度一起走向了路口中央。

那鬼见两个小孩儿从侧面的小路走了过来,尖笑一声,来到他俩身旁,跟在承毅身旁,伸出一条红色舌头舔向了承毅。

二人正找机会,这小鬼却贪玩自己送上门来,承毅二话不说,就抓住了那鬼的舌头,那鬼被吓了一跳,忙奋力挣脱,承毅却顺势勒住了那鬼的头,承志也飞快的祭出锁魂链,困住了那只鬼,那鬼万万想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被这两个孩子给抓住了。令狐承业从一旁跑了出来,一挥手,三人带着那只鬼飞出了平房区,从始至终承毅都拉着那鬼的舌头,使其说不出半句话来。

那鬼被锁魂捆着,浑身有如火烫,却被承毅拉着舌头表情及其搞笑。

他们来到村外的树林,令狐承业向承毅使了个眼色。令狐承毅放下那鬼的舌头,脑袋一晃,人头瞬间变幻成了个马头,对着那鬼沉声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
那鬼声音颤抖的道:“牛头……牛头马面。”

“你可知道你该当何罪?”

那鬼瘫跪在地上带着哭腔道:“我错了,都是铁秋让我干的啊,我都是被逼的啊,我死了之后就被她抓去了,我也没办法啊!”

令狐承业蹲在那鬼面前语气柔和的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小苏。”

“小苏,你也看到了,这两位就是地府当差的牛头马面,你当然也知道,铁秋是个坏人,你为坏人做事,那就叫助纣为虐,你如果继续为他办事,就算做的再好,恐怕不会再有投胎做人的机会了,就算你能回到地府,估计也会落得下十八层地狱的下场。”

小苏被令狐承业的话吓到直哆嗦,磕头道:“大人,我错了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以你现在的行德,我们若把你直接押到阴曹地府,你肯定是没什么好下场。如果现在你选择帮我们,做我们的卧底将功赎罪的话,事成之后,我会在阎王爷那里为你求情,保你能再次为人,不用去那十八层地狱受万年的大刑之苦。”

“我答应,我什么都答应。”

“先别答应的这么快,如果你回去告发了这件事,你可明白,你将会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“小的知道,我一定保守秘密,铁秋平日没少欺负我,我早就想收拾她了,大人你就说吧,要我怎么做。”

“现在我问你答,不可遗漏半句。”

“大人问吧。”

“黎王、苗帝可在铁秋那里?给我说说他们平日里都是干些什么?”

“他们三个平时都住在那平房里,一人一间屋子,平时各自处理各自的事情,倒不会总在一起,但是只要是铁秋召唤,黎王和苗帝就会马上赶到的,至于他们三个的关系,铁秋是老大,黎王、苗帝谁是老二倒是看不出来。”

”铁秋可有什么亲信?“

”有,她叫清姐,是个女鬼,铁秋的贴身秘书,铁秋很信任她,什么事都让她做。“

令狐承业思索了片刻道:“恩,那你回去之后就这样——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七芯海棠

编辑七芯海棠点评:

《阳间生死判》其实本书看着还不错,挺精彩,就是结局出乎意料,结局不太完美,,,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灵异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灵异 > 阳间生死判